北京大爷网
北京大爷网: 网站首页 > 北京事情 >

北京公务员辞职再就业的故事,北京小官的工作和生活都很憋屈

作者:beijinggongwuyuan
北京小官的工作和生活都很憋屈

  北京公务员辞职再就业的故事,北京小官的工作和生活都很憋屈。说到北京,大家想到的都是高官、大领导、高级干部。事实上,北京也有很多小官员、小干部。北京公务员辞职的案例,也有很多。北京公务员的工作和生活,也感觉很憋屈。外地人受了委屈就跑去北京上访,北京官员只能忍着。活在政治中心,就是这样。
 
  www.beijingdaye.com的报道,公务员辞职再就业,一般都是因为体制的问题。网络上曾经很流行谈体制,大部分人都认为中国的体制出了问题。但是,官场也是金字塔结构,只有极小部分的人能跑到顶端,大部分人也是在官场挣扎。看上去衣着光鲜,个中滋味只有自己知道。北京公务员辞职再就业的故事,来源于网络。
 
  1、
 
  当初选择当公务员,有多少是自己的意愿,多少是为了满足老家那边对他“出人头地”的期待,他已经分不清了。
 
  2009年从人民大学毕业,对一个农村孩子来说,这是不错的成绩了。
 
  刚来北京时,张业成颇有几分踌躇满志,一心想取得一个父老乡亲所认同的位置。
 
  那渠道很清晰:拿户口,进体制,熬两三年,做上副主任、主任,攒钱买房,结婚生子,逢年过节衣锦还乡。
 
  刚进体制的时候,张业成和所有年轻人一样,以为自己可以改变或影响什么,我想把大家的心气儿都捋顺了。
 
  因此,他专门做了一个单位内部微信公号,每天推送员工事迹,单位故事。
 
  这是分外工作,本以为是锦上添花的事,却被领导找去谈话:你要在这个微信公号上制定一个规矩,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这个宣传口径要把握好。
 
  张业成蒙了,可怎么解释领导就是不听。
 
  2、
 
  再就是一遍一遍地开会,学焦裕禄,学到晚上10点再讨论两小时,领导带头表示:焦裕禄是我的神。
 
  轮到他发言时,他大着胆子说出真话:焦裕禄死了二三十年,兰考还是一个贫困县,我觉得当干部没必要成公仆,办事儿就行,我给你服务,你用纳税来滋养我,把这个互相服务的关系搞好。不然累死也是无效的。
 
  一句话惹毛了领导。
 
  那时他已经动了离开体制的念头,这只是最后一根稻草而已。
 
  更根本的原因是他看不到升职的希望,之前干得热心,以为可以提干,却没了希望,之前的下级做了他的领导。
 
  之前这下级叫他张哥,给他倒酒。
 
  现在反过来叫他“小张”,酒也轮到他倒了。
 
  3、
 
  离开体制那天,他坐到领导办公室里说:我想辞职。
 
  领导一惊:我们这么培养你,你作为一个党员干部,你怎么能……?
 
  张业成打断他:领导,我只是一个党员,我不是干部。
 
  这是张业成的第一次叛逆,内心里更深的厌恶压倒了出人头地的想法。
 
  骨子里,张业成一直比同龄人更焦虑,那几乎是一种潜意识。
 
  学生阶段他已经开始找工作,同龄人都在享受校园时光,读书恋爱,而对他来说,这一切都没有意义,如果它们不能指向一件事:好工作。“好”当然是指物质方面的:稳定有保障,能支持一份殷实的生活。
 
  4、
 
  研一那年,他在两个机会之间犹豫。
 
  一个是中国移动徐州分公司的offer,另一个是去爱尔兰交流一年。他犹豫了,到手的那份工作框住了他,家里劝他:出国也就一年,工作可是一辈子的事!
 
  对父母那辈人来说,工作就是铁饭碗,找到一个必须抱牢,“出国”属于不务正业。
 
  张业成很矛盾,一直以来,他都在自己的价值观和父母传统的评价体系里摇摆不定。
 
  瞧不起一张户口,又必须得到它;骨子里讨厌官僚主义,又真心想进体制。
 
  一切机会面前,他都倾向于传统的价值观,但当中又透出不甘。
 
  他犹豫了很久,最终抛下手边这份工作去了爱尔兰。
 
  爱尔兰很美,人也悠闲,在湖边散步,不时有鸽子飞起来。他却不安起来:太轻松了,将来怎么办?回国怎么办?工作怎么办?
 
  5、
 
  一旦学业、工作、结婚、生子这四件事儿里,有哪一环衔接不上,他马上陷入焦灼。好像这一步接不上,就永远接不上了。
 
  他发现,那些固有的东西,正根深蒂固的留在自己脑子里,逃也不是,顺从也不是。
 
  一年里,他的口语没进步,见闻没增加,吃也克制,玩也小心,按部就班地在爱尔兰过了一年中国生活。
 
  他感到自己正陷入尴尬:一回老家,邻居围上来问:张业成,你都三十了,还没结婚……?
 
  他反驳:我才28。
 
  再就是问户口,问房子,问一个月赚多少。
 
  之前,这一套曾经指导着自己全部的奋斗路径,可现在他听着,突然一阵厌烦。
 
  6、
 
  现在离老家远了,可北京这个城市并没有接纳他,观念、生活上他仍然没有接轨。
 
  一个男孩就这么考了出来,人虽然出来了,面临着这个大城市的一切新鲜东西,可一套价值观还留在玉米地那里。
 
  如果他胆敢不结婚,不买房,他简直无法踏到老家的土地上,无法活在邻居的眼光里。
 
  挤地铁挤烦了,他偶尔也会皱起眉,抚着额头问:我到底为了什么活在这儿?为了父母吗?父母不在身边;为了舒服吗?还是为了更高的意义,可哪儿又有更高的意义呢?
 
  他开始睡不着了。
 
  7、
 
  女朋友家里催着结婚,一套房子首付60万,女方那边已经准备好了一半,他这份就是拿不出来,家里帮不上一点儿忙。
 
  睡前,他偶尔会问女朋友,咱在这儿干吗呢?
 
  双方父母掏空了,买房子,还房贷,还了二三十年,六十岁还完,还得再给儿子买套房。
 
  8、
 
  张业成刚从体制内的公务员跳出来时,在一家企业上班,负责微信平台。
 
  他指着那界面说,他真的不适应,这不是矫情吗?我喜欢严肃一点的东西。
 
  他指的严肃是那种人民日报体,或者几个学者来讲课或交流,探讨一些哲学、文学、艺术类的问题,之后排成一排,照相,中规中矩发一篇文。
 
  但是,他必须学习“么么哒”的用法,非常努力地造出“博雅塔,么么哒,我来了”的句子。说的时候都感觉恶心,就像每一个字都要花他钱似的。
 
  9、
 
  一旦工作本身让他没了兴趣,上班就变成了一件需要忍耐的事情。
 
  上班从一出门开始就是一段艰难的旅程,地铁四惠东站,每天,大批住在通州、燕郊的小白领在这里换乘。在天桥下排队30分钟等地铁,五六趟过去仍挤不上去是完全正常的。
 
  在哪个门口,跟哪群人一起上也大有讲究,最好能选中一个强大的人流,顺势被推上去,这个地铁口流行一句话:选好团队比个人努力更重要。
 
  张业成也不例外,每天,他要拿出3个小时,上车,换乘,一路西进北上,周而复始,那感觉就像每天都比别人少活了3个小时似的。
 
  每天像圆形笼子里的仓鼠一样一直循环地跑,上班是为了下班,下班为了睡觉,睡觉为了第二天再上班。
 
  10、
 
  时至今日,他仍然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在体制内不行,现在到了体制外也不行;老家那一套不行,大城市这一套也不适应。
 
  他在两套标准里出出进进,左摇右摆,把自己的生活过得很纠结。
 
  他的状态有点儿游离,那样子看似温吞却又烦躁,整个人充满了矛盾。
北京事情系列图集
北京旅游网
北京大学系列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