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爷网
北京大爷网: 网站首页 > 北京事情 >

国贸女的工作和生活故事,好胜背后其实是巨大的不安全感

作者:guomaonvqianguize
国贸女潜规则、国贸外围女偷拍照

  国贸女的工作和生活故事,好胜背后其实是巨大的不安全感。北京国贸三期,北京租金最贵的写字楼,北京最高的楼,有至少37家世界500强企业。国贸女,就是在国贸上班的女人。美女、丑女、肥女、少妇、熟女,都有。国贸女潜规则,衣着光鲜的背后,冷暖自知。对于国贸女来说,好胜背后其实是巨大的不安全感。
 
  www.beijingdaye.com的报道,国贸三期位于北京东三环CBD核心区域,作为北京的最高建筑、全球最大的国际贸易中心,这座330米高的巨型建筑正以一种难以企及的高度,把整个北京城压在下面。
 
  1、
 
  国贸三期的出现,连起了国贸一期、二期,从此,这一带110万平方米的建筑群就是全球最大的国际贸易中心,它把北京的天际线推向了新的高度。是的,它已经朝天际去了,在这之前,这一带早已把风光占尽。
 
  国贸区建在建国门外大街,那是北京最中心的商务区,毗邻东长安街,写字楼、酒店、会所云集,12公顷的占地,43万平方米的建筑面积,入驻的企业多是全球500强。可以说,国贸是京城黄金商业带里最黄金的那一块。它的出现,让王府井、西单、前门商业区黯然失色。
 
  国贸要的不是繁荣、热闹、和谐,而是更高一层的东西,比如奢华、孤独、克制。国贸三期里,每一件器物都来历不凡,4.5米高的荷兰皇家宝盾旋转门,9米高的大堂,从以色列专门运来的金黄色的大理石地面,棚顶4组500公斤重的,由600个工人人工吹制的彩色玻璃泡吊灯。国贸三期6到56层里,有至少37家世界500强企业。
 
  国贸三期写字楼中工作的人,也有着不言自明的共同秩序,他们彬彬有礼又不过分亲密,客气周全而又充满节制,他们拥有这城市最好的教育,他们的工作场所处在最优质的地段,这一切都暗示着权力、位置和身价。
 
  2、
 
  国贸女何小艳在一家美资的高级律所做市场推广,之前做过的两份工作分别是高级翻译、PICC评级。
 
  她甚至要花一些工夫,用很多术语才能讲清她的工作内容,因为那复杂程度已超过了普通大众能够理解的层面。她语速快,但并不给人压力,声音柔软客气,这显示出她在待人接物上受过好的训练。小城的窘迫童年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迹,她已经取得联合国口译资格,她还想去纽约,想去联合国那样的机构看看。
 
  因为她知道平台的重要性,人在纽约,一举一动都是国际级别,就像在北京,随便干点儿什么都是中国、中央这种名头,如果你在这个城市爬得高一点,出国就成了容易的事,渠道和距离都不一样了,一些看起来遥不可及的事情会在这里成为可能。
 
  如果留在老家,何小艳不知道自己会落入哪一种生活里。她上的是理工大学,专业又是英语,加上不到一米六的个头,八十多斤的体重,“联合国”这类东西,离她像天那么远。
 
  3、
 
  国贸女何小艳用11年的时间换来了这栋大楼里的一间办公室,代价是青春、健康、孤独,和一份毫无积蓄的生活。
 
  何小艳进入国贸三期的路径并不那么简单,从武汉理工大学毕业之后,她铆着劲的要考外交学院的高级翻译专业。这几乎是全国英语类考试中难度最大的,毕业后可做外交官或同声传译。那难度极大,用脑量惊人,可她一路走了过来,那是她在北京立足的起点。
 
  本来是可以去外交部的,但一个插曲恶心到了她。
 
  4、
 
  研一那年,外交学院要跟教育部批一块地,得到了上级领导的应允,但有个要求,要一个外语好的女生到领导家来当家教,教教英语。
 
  学校选上了她,在外交学院这是有惯例的,给领导当过家教,前程远大,将来进外交部或给领导人当翻译不成问题。
 
  何小艳以为那真是可以获取成功的捷径,可通知她刚一周,这位领导就因为犯事被拉下马,之前的腐败和生活作风问题一下子都被揭出来。
 
  她这才恍然明白,那是一个什么性质的捷径。
 
  5、
 
  同学中90%以上考了公务员,她放弃了,一个人开始体制外打拼的生活。但这不是一条坦途,公平有了,可辛苦是加倍的。
 
  在这个城市,何小艳至今没有房,没有车,没有男友;只要她还能工作,生活就可以维持在一个不错的水准上,一旦工作停了就一切都没了。在这个城市,她将无法安顿自己。
 
  跳槽之前,房租要占何小艳收入的40%以上。因为她要租一整套二居室的房子,在这个城市的任何地区,这样一套房子都不便宜,每月四五千是至少的。
 
  6、
 
  作为家里的独生女儿,何小艳把父母从武汉接到了北京。他们很早就下岗了,不能给女儿积累什么资源,有时,看女儿一个月剩到手里的只有三四千,他们也心疼,吃穿用度上也帮着女儿贴补,最初何小艳拒绝,慢慢也接受了。
 
  这三四千的收入,何小艳用得很省,平常几乎没什么开销,但一套体面的衣服还是需要的。
 
  有时要出国开会,她看看自己没什么衣服了,就上网去淘一点,买的都是些颜色大方,富有层次,款式好价格却不贵的衣服,几十块也可以穿,最贵的一条裙子,是一个一万块的大品牌打一折,一千就入手了。
 
  在北京,要过上和小城里同等生活质量的生活,就要付出几倍的辛劳。
 
  7、
 
  外人看来,何小艳这个位置上,连辛苦都是高一层的,比如花一个半小时化妆,为了不让人看出刚刚熬过通宵;住5星级酒店里,只睡上3个小时,第二天就跟着公司高管去以色列开会;6小时的大会,汉语从耳朵里进,英语从嘴里出,6小时下来也不露出疲态。
 
  不是不累,在这行里,累也要累得光鲜,如果因为累,放松了对仪表的要求,那你就成了个可怜人。
 
  和任何高薪、高压的行业一样,任何一点儿邋遢、疲乏都会让人不堪,因为它会将你打回原形,打回光鲜之下没车没房、没有储蓄、没有背景的真实里。
 
  说白了,自律就是为了那一点体面。
 
  8、
 
  她已经能熟练驾驭不同款式的短裙、黑色针织衫,穿着经过巧妙的搭配,颜色上富有层次。一个美人的生活总让人充满猜测。跟那些累了就可以在外表上放心大胆垮下来的人相比,职场对这些小白领总要更残酷些。
 
  这就像个悖论,在北京,处在她的位置和阶层上,就必须消耗自己来换取资源。但回老家,她有了资源,但技能又完全没有办法用,高级翻译、评级这类技能超过了城市的需要。
 
  如今,换一种生活方式,把眼界和环境降低一层,去适应一份有车有房的二线城市生活,对她来说已经完全不可能。
 
  处在眼下这份生活里,她只有进没有退,北京给了她好的一面,这一面她要踮着脚才能够到,但这已经足够把她架在这里了。
 
  只是,无论她穿得多么体面,每天从国贸三期走出来,她必须从一号线进去,扎入人海,进入最真实的北京生活,那里没有大吊灯,玻璃咖啡厅,甚至要踢着菜叶回家,但那是她的生活。
 
  下班,上地铁,到家,一路下去就像过了三重天。
 
  9、
 
  在国贸大楼里,她连买杯咖啡都还需要用导航,别的名品店更是一无所知,唯有一件事她一清二楚:怎么绕过重重地下通道找到地铁入口。
 
  当她绕过国贸地下商城,走过一条长长的通道,还没走到头,一股热气就来了,空调弱了,气味也大了,从这儿起,优雅就不要紧了。要紧的是泼辣、麻利。
 
  何小艳把自己投入人流,被挤着、推着、搡着,就这么进了地铁一号线。性骚扰是常有的事。“你往我身上靠是什么意思?”“你刚刚把手放在什么地方了?”有时对方不认账,反咬一口:“谁摸你了?你以为自己很漂亮吗?”
 
  对着干不是办法,要紧的是引起注意,对此她已经很有经验。最好大声讲出对方的行为,讲得具体、有细节,让人脸红为最佳,几十双眼睛就会一下子唰地看过来,那比什么都有效。在北京10年,她早已身经百战了。
 
  10、
 
  小时候,何小艳就看不起身边那些没有野心的同学。一个朋友对她说,你看,我家在这条路上,我的小学、中学都在这条路上,考个大学也在这条路上。“你一辈子就死在这条路上了。”她想。
 
  她不同,上大一时,家里拿学费都困难。穷家小户人家,人漂亮,心气儿格外高,觉得武汉装不下她,她要更大的世界。认识的她的人都知道,这女孩从小优秀、拼命、求胜心切,一直是“别人家的孩子”,要拿出A+的东西,要名列前茅。
 
  何小艳自己说,这好胜背后,其实是巨大的不安全感。我眼睛不好,相当于半个残废。
 
  但即便这样,她依然很注意着眼部的修饰,戴着隐形眼镜。这有磨损角膜的风险,但国贸三期里,一个体面的外表还是要紧的。
 
  我累的时候顶多声音低一点,但不会让人看出我很累。
 
  11、
 
  国贸三期这栋光鲜的写字楼里,所有人都那么时尚、得体、精力充沛,但私底下,何小艳知道她们花了多大力气让自己“看起来轻松”。
 
  午休时,她也到国贸楼下逛逛,那些名品店里有人买包,十几万,直接掏出现金来,她知道有的同事一年赚七八十万,反而不这样花。那些看起来很好的人都辛苦过,所以他爱惜自己,绝不会很粗鲁地去炫耀这个辛苦。
 
  这份工作给了她丰厚的薪水,房租在她薪水中所占的比例从40%降到了20%。但她仍然认真地跟星巴克前台讨论着她的积分卡里可以怎么搭配一份套餐,而避免重新买咖啡。
 
  在武汉时,她一直觉得能来北京就是到天了,那些在高楼里工作“都是少数人”,现在回头一看,那东西已经在我后面了。不知不觉的就这么走着,我也成了少数人。
 
  12、
 
  层次越来越高,年龄也越来越大,男人面前,她很尴尬。同龄男人中优秀的早有了家庭,年龄小些的又要娶更小的女孩。她说自己在这个问题上是开放的,但显然还是怀有顾忌,强调地说起国外对30岁女人的追捧和宽容。
 
  在一些细节上,她偶尔会露出软弱。出差时,拉着箱子站在机场,航班信息在屏幕上滚动,字小,距离又远,她看不见,这种时候她会有点儿黯然,如果身边有个男人就好了。之后她又会补充一句:其实就是找个苦力,别的方面自己都能搞定。
 
  但身体始终让她有很大的不安全感:我怕黑,黑了就什么都看不见了,让人不安。她指指眼睛说,我做口译也是为这个,将来坏掉了,用耳朵也可以做。
 
  13、
 
  按照一般的职场标准来说,何小艳的条件并不好,父母很早就下岗了,家里在钱和关系上帮不上忙。她自己身体差,眼睛晶状体、玻璃体有先天性病变,一只眼睛几乎看不见,另一只上千度的近视,除了外语上有一点儿天分、让她感觉到容易,生活的一切方面她都是非常吃力的。她甚至不敢提一只重箱子,因为那可能让她本就脆弱的视网膜破裂或滑落。
 
  大学毕业11年后,何小艳出入在北京国贸三期的写字楼里。戴着隐形眼镜,眼睛看上去仍然不大对劲,太大了,有一点外凸,那是长时间戴眼镜留下的痕迹。但一张脸是漂亮的,不仅如此,还带有一种神气,让人感到她对自己的生活拥有着完全的控制力,甚至,她就像那种天生就该待在这里的人。
 
  现在,站在国贸三期的最高处,她几乎可以俯瞰整个北京城。她是刚从国贸银泰的一家评级公司跳槽后到的国贸三期,自己也觉得恍惚。
 
  国贸三期,全北京最高的楼,如果找不到,保安会让你仰仰脖子:它在这一带楼群中高入云端。那高度就像一种权力,待在这儿的注定是少数人。
北京事情系列图集
北京旅游网
北京大学系列图集